陈皮糖

无比虚荣。

烦烦咱们回家你永远是我的心肝宝贝。
不是cp向。
ooc归我。
叶修拿的是p2那套(好像是去年官微的贺图来着)。

我还戴着耳机,放的是那首《moon river》。

耳边是赫本迷人的声音,我拿起那张富兰克林,放到鼻下,如同饥渴的瘾君子般深吸一口气,随后发出一声叹息:“资本主义的味道。”

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平淡,透过金丝眼镜的镜片照到我身上。

“什么样的味道?”

我睨了他一眼,把那张富兰克林扔进壁炉里。看着那张纸币迅速被火吞噬,我笑了。

“好闻又腐朽,腐朽又好闻。”


随便写写,难得用这样的文风写东西(你还有文风??)。